蒿子,又苦又香
内蒙古新闻网  19-04-18 10:48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来源:乌海日报

  海子说,秋天又苦又香,这句诗让我想到荒原上的蒿子,荒原的沙生植物里,最常见的就是沙蒿。

  荒原上的春天,是一场风。风过去后,沙蒿的枝条上泛出了薄薄的绿意。去年的老枝,灰灰黄黄地披挂着,好像刚醒过来,还眯着眼睛。新枝从根部已经探头探脑地伸出来了,灰绿色的新鲜枝子蒙着一层淡淡的绒毛,像小孩子的手。

  沙蒿总是成群长在一起,它们不喜欢单独长在一个地方。长沙蒿的地方绿绿的一片,不像什么都不长的沙丘,亮光光的刺人眼。沙蒿的主根又粗又长,侧根非常多,一丛一丛,密密的一片。灰绿色或者黄绿色的叶片向四外蓬散着,像蓬头垢面在荒原上奔跑的野丫头。

  沙蒿可以随意欺负,扯它的叶子编个草帽戴在头上,不像酸溜溜,不高兴了,就扎你一下。沙和尚,就是那种跑得飞快的沙生蜥蜴,它们也最喜欢在沙蒿棵子底下钻洞,孩子趴在沙蒿下面,和沙和尚对峙,一个洞里,一个洞外,看谁先失去耐心。但手是不敢伸进去的,万一里面不是沙和尚,是一条蛇呢。

  蒿子到了冬天就枯了,干干的、轻轻的一大捧,放在手里也没什么份量,在荒原上缩成一团一团,被风刮得到处跑,像找不到家的流浪孩子。大人都不喜欢孩子捡沙蒿回来烧火,不耐烧,很快就成了灰烬。

  青绿时期的沙蒿,味道特别苦,只有骆驼会吃上几口,羊啊马啊都不会吃它,整个荒原弥漫着沙蒿清苦浓郁的气味。但这时候的沙蒿却能够治病。《中国沙漠地区药用植物》中介绍,把沙蒿的鲜嫩枝子和花蕾捣碎,可以治风湿性关节炎,最好是在夏季伏天时进行治疗。

  我没见过人用沙蒿治疗关节炎,但是在我们那里,用蒿籽治火疙瘩,却是有的。荒原上风沙大火也大,脸上常会长出大大的火疖子,疼痛难忍,日夜不宁。把二两蒿籽磨碎,用冷开水调成糊状,敷在疖子上,不用吃药,多贴敷几次,那疖子就渐渐小下去了。

  要等秋天来的时候,蒿籽才会成熟。成熟后的种子也不落下去,一串一串执拗地挂在枝子上,倒是那些叶子,随着一阵一阵的风离开了。沙丘上,荒滩里,一大蓬一大蓬的沙蒿,摘一把带回家,插在陶罐里,荒凉的诗意,当然,这是成年之后才有的审美。小时候,除了烧火,不知道沙蒿采回家还有什么用。

  秋天的荒原上,孩子多了起来,都在拎着袋子采蒿籽。采蒿籽简单,把袋子放在沙蒿下面接着,一条一条往下撸。那些蒿籽已经干透,轻轻一捊就全部下来了,袋子很快就盛得满满的。

  用手搓,稍一用劲,蒿籽上的皮就碎了,然后,用筛子迎风扬,那些皮全吹走后,只剩下灰黑色的小籽粒。

  蒿籽是用来吃的,荒原并没有多少植物,这少有的一点点植物,也依然与食物相连,这些食用的蒿籽必须储藏在通风干燥处才不会坏掉。

  物质不充裕的年月,才能够充分体会到食物的重要,日常的食物如果有一些不一样的美与诗意,更是让人难忘。

  蒿籽可以做玉米面拿糕。把蒿籽与玉米面拌匀了,用开水边慢慢地烫,边用筷子一圈一圈均匀地搅拌,直到所有的面都搅成湿度适宜的面团。然后再把面团放进凉水锅里熬一会,熬到彻底熟了,金黄色的面团膨胀成大大的一团,这就是玉米面拿糕。做拿糕可是技术活,要搅得匀,还要熟得透,不常做的人,不是中间夹着生的玉米面,就是最后搅成了一锅面糊糊。

  蒿籽还可以做小米凉粉。把蒿籽放在蒜臼子里捣碎,然后和小米面拌在一起,也是用开水烫,但要比拿糕稀一些。多搅一会儿,蒿籽的黏性就全挥发出来了,然后薄薄地摊在盖帘上,晾凉后切成一条一条的。

  吃玉米拿糕和小米凉粉的调料是一样的,用腌蔓菁的汤就行。矿山人家腌菜都会放红心萝卜,所以腌汤的颜色微微发红,清淡可口。光景好的人家,会炝一些葱花油和辣椒面,拌着金黄色的拿糕、凉粉,别有一番风味。孩子们因为满山摘蒿籽,肚子早就饿了,吃起来就格外香甜。

  在玉米面窝头、玉米钢丝面、玉米饼子之外,吃一顿拿糕或者小米凉粉,是主妇们所能做到的最好的调剂了。

  据说,在晋西北和陕甘一带,人们把蒿籽叫面丹。他们把蒿籽磨成细细的粉面,掺入豆面中食用。每斤豆面中加入十克面丹,豆面便会极其有韧性,做出来的面条又薄又坚韧。那里的人们把掺了蒿籽的豆面叫长豆面,常常用来待客。山野里的食物都是对生活最大限度的利用。

  我只吃过一次蒿籽面,那是许多年以后,在银川。

  那一日在鼓楼边等人,接近中午,忽然看见旁边一家面馆的招牌上写着“蒿籽面”三个绿色的大字。这三个字冲我招着手,若隐若现的蒿籽味道立刻从里面飘散出来,正与自己的记忆契合,于是走了进去。

  宁夏人用的是白面,不用豆面。掺着蒿籽的面团呈现出淡淡的青色,放好几天都不会坏。汤当然不是腌菜汤,是精心用羊肉熬制的汤。

  我忘记了要等的人,坐下来要了一碗面,汤的味道已经忘记了,我能记住的,依旧是年少记忆中淡淡的清苦的蒿子香。

  走出面馆,看见朋友正站在树下,焦灼地寻找我。

  在通向往事的路上,我的脸上也是这样的焦灼吧,急切地辨认着过往的一切,可是为什么,哪一个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一个?(刘惠春)


[责任编辑: 雒扬]
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,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、更新的新闻资讯。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(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)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。

   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内蒙古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  • 联系方式:0471-6659743、6659744。

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