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树与牧
内蒙古新闻网  19-04-10 10:55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来源:鄂尔多斯日报

  我的父亲已经去世30多年了,他一辈子主要做了两件事,一件是种树,还有一件是放牧。提笔怆然,谨以此文纪念父亲。

  乌审旗河南位于无定河东南岸,与陕西省靖边县接壤。河南王窑湾村与靖边县海则滩乡掌岗图村相邻。这里土地平坦肥沃、水草丰美,植被繁茂,气候宜人,是个宜农宜牧的好地方。新中国成立之前,这里居住着蒙、汉两族人,蒙古族以放牧为生,汉族以种地为主。长期以来,蒙汉两族和睦共处,相互学习,互相促进,亲如兄弟。王窑湾村和尔林川村南边是一片明沙,每逢春秋季节,狂风肆虐、黄沙漫漫,气候极其恶劣。我父亲王世章是乌审旗河南地区最早种树的人之一,1938年至1941年间在这里种过地,1947年从河南尔林川村返回王窑湾村七社定居。从1953年春,开始了他艰苦的植树生涯。那时候的树种(也叫树栽子)都要从四五十里外的靖边县城买。当时的交通很不方便,又没有运输工具,只能用毛驴驮,一天只能驮一趟,他就这样艰难地从陕西往回来运树苗。

  那个时候,要种活一棵树可真不容易。由于王窑湾那个地方是个平滩,没有什么植被,到春天风沙特别大,有时刮的人连眼睛也睁不开,种上的树被风一吹,摆动的厉害,极不容易成活;还有一个更难克服的困难:这个地方在农业合作化前是半农半牧地区,秋天庄稼收割完后,牧牛、牧马、耕牛、毛驴、骡子都散放开了,有的牲口晚上也不往圈里收,没人管理。毛驴、马子、骡子都有啃树皮的习惯,牛有用脖子扛树的习惯。种上的树让这些牲口糟害过,根本活不了,这就给当时种树带来了更大的困难。春天辛辛苦苦种上一百多棵树,如果管理不当,到了第二年春天,就只能成活二三十棵,有时甚至更少。为此,那时候很少有人敢在当地种树。面临种种困难,父亲却毅然决定要在王窑湾村七社种树。他动脑筋、想办法,克服了重重困难,付出了艰辛的劳动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十几年的艰苦奋斗,终于把树种成功了。

  我父亲种树的时候,主要采取三项措施,大大提高了树木的成活率。每逢一年中最难管理的冬季、春季,父亲每天都在树林周围照看着,就这样一直坚持了十几年。从1953年开始到1968年为止,他每年春天都要种二百多棵树,先后种活了杨树、柳树两千多株。有的杨树竟长到30多米高,差不多是当地最高的树;柳树最粗的直径达1米多。他种的树为当地防风固沙起了很大作用,也为当地群众植树造林起到了示范带头的作用。在他的带动下,王窑湾村的很多群众也都开始种树,经过几十年的植树造林,王窑湾村滩畔的两边已成一片绿色树海,植被越来越好,这里的耕地从此再不受风沙的侵害,保证了粮食的丰收增产。

  父亲还在自己居住的南边一片三百多亩的荒沙丘上进行了防风固沙。他每年春天把草垛里的烂柴草背到沙梁上撒开固沙,还在沙梁上栽沙柳、栽沙蒿。活沙蒿柴要从三里外往回来背,一天只能背两次。经过十几年的营造,这一片沙丘上终于长满了植被,变成了绿洲。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,国家号召工业学大庆、农业学大寨、牧业学习乌审召,父亲积极响应。他在王窑湾村七社青年们的帮助下,在一座海拔1500多米的大沙丘上,种活了5棵“青年树”。青年们在大沙丘的最高处,打了5个大坑,每个大坑的开口直径1.5米,两米多深,然后,再从一里外用背篓把泥土背来倒进坑里,父亲把5株精选的柳树种捐献出来,亲手种上。后来,这5株树在青年们的精心管理下,全部成活,长势茂盛。1968年秋天,乌审旗全旗的林业现场会在河南王窑湾村召开。参会领导、出席现场的全体代表,都到现场参观了这5棵“青年树”。所有人都感到很惊奇:“在这么高的沙梁上能种活树,真是奇迹”。后来,《内蒙古日报》《鄂尔多斯日报》都先后报道了这件事。

  父亲也是乌审旗河南地区最会放牧的人。他热爱集体,爱社如家。1956年农业合作化时,他已年过半百,但精力充沛,从不服老。从那时起,他给集体冬天喂耕牛,夏天放耕牛。要喂好耕牛,绝对是一门技术活。如果你是个外行,一次性就会给牛添很多草,如果,牛吃草时从鼻子里吹出来的气把草打湿了,牛就咬不动、吃不进去了,看上去槽里还有很多草,其实牛还饿着肚子。父亲喂牛的时候,总是每天鸡叫头遍就起床给牛添草。他给牛喂草时一头牛一次只给一捧草,等牛吃完了再给喂一次。就这样,一个凌晨,他要给牛添上七八次草,把牛喂得饱饱的。吃过早饭后,到了前半晌,把牛赶到井边饮好,再把牛拴在圈外面的桩子上,让它们休息。他再把牛圈里的牛粪都清理出去,然后再铺上明沙(干净沙),让牛卧上去舒舒服服,每天都是这样。集体的牛在他喂的两三年里,膘情一直都很好。夏天放牛,哪儿的草长得好他就把牛赶到哪儿。我们村的牛在他的精心饲养和管理下,都吃得膘肥体壮,干起活来劲头十足,保证了集体的农业生产。

  从1959年开始,到1980年为止,我父亲还给集体放了二十多年羊。他放的羊是王窑湾村最好的鄂尔多斯细毛羊畜群。那时候,组织上提倡:每个畜牧群的产仔率要达到“百母百仔”,这个要求在当时来说是极高的,一般是达不到的,而且经过多年的实践证明。鄂尔多斯细毛羊毛越细,越难饲养,越难管理。村里把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父亲来承担,他不辱使命,几十年如一日,每天早起晚睡地管理着这个畜群。天不亮就把羊放出去,等羊吃饱了,中午再赶到沙梁上让它们休息一个多小时。下午,再放出去直到夜深二更天(晚10点左右)才把羊赶回来,一天羊能吃饱三次。农谚有这样一句话:“一天让羊吃三饱,一年就产两茬羔”,所以,父亲放牧的畜群膘情一直保持得很好,产仔率、产毛率都达到了最高标准。父亲经常把羊圈清理得干干净净。如果遇上下雨,就要更多费一些功夫,又是排水又是垫沙,一直让羊圈保持干爽。生产队每年春天从圈里起粪的时候,父亲管理的畜群的产粪量总是比其他畜群产粪量的两倍还多,年年如此。在冬、春两季最难管理的时期,父亲会把那些膘情稍差一些的分类饲养,让那些病羊乏羊都能够得到妥善喂养。所以他的畜群几十年如一日,不仅一直膘情好,死亡率低,而且还多次达到“百母百仔”的高标准。因此,父亲每年都要受到村党支部、村委会的表彰和奖励。1978年8月份,74岁的老父亲,受到河南乡党委、政府的表彰和奖励;也曾受到乌审旗党委、政府的表彰和奖励;曾经有过“老愚公”的美誉。有关他爱社如家,全心全意为集体放好牧的先进事迹,《鄂尔多斯日报》记者、《内蒙古日报》记者多次来家采访、报道过。

  父亲离去已经三十多年了,他的树已成材、成海,与他无私的精神一样繁荣茂盛;而他的牧业已成为一段传奇与记忆。偶去儿家,一张泛黄的奖状被裱装起来挂在墙上。上书:奖给:优秀牧工王世章同志,落款是乌审旗革委会。时间:1978年某月某日。心里一阵颤抖,又涌上一股暖意。(王孝琦)


[责任编辑: 雒扬]
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,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、更新的新闻资讯。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(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)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。

   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内蒙古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  • 联系方式:0471-6659743、6659744。

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