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胜的故事
内蒙古新闻网  19-04-02 11:17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来源:东胜发布
  小时候,我在爷爷讲述的故事中,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——东胜。爷爷对我讲,在伊克昭盟第一中学(现东胜区伊克昭中学校址)读书时,他还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。他一生中最美的一季,盛开在你的怀里。多年后,遗忘犹如一群饥饿的白蚁,贪婪地啃食着爷爷的记忆。夜晚夹在书里的眼镜,醒来后就永远消失;喂养多年的白猫,今天他又“第一次”认识;刚装上一锅烟丝,却总也找不到烟锅的主人。关于你的故事,爷爷曾给我讲过一千零一个,现在他只记得一句:东胜是个穿着天蓝色蒙古袍的姑娘,白云是条迎宾的哈达。

  东胜!我决定,背着行囊来看你。走出客运总站,我听到有人说东胜是川流不息的豪车,有人说东胜是无穷无尽的煤矿,有人说东胜是财大气粗的生活,有人说……

  我不信,我不信爷爷撒了谎。我要亲自问问你。

  我站在达拉特北路与宝日陶亥东街交汇的十字路口,你告诉我,这是你故事开始的地方。就是在这里,你历经开天辟地,看着盘古倒下、日月初升;就是在这里,你历经远古洪荒,看着巨大的生灵杀戮争霸、崛起绝迹,看着世纪的华丽归于末日的沉寂;就是在这里,你历经朝代更迭、民族兴衰,看着始皇筑起长城,看着大汗踏破边塞,看着烽火狼烟无数次暴怒地燃烧,看着戍边的将士苍凉了青丝,看着马背的汉子摧折了弓刀。看过太多仇恨吞噬着生命滋长,看过太多死亡吮吸着鲜血狂欢。你内心悲痛欲绝,荒草萋萋;你面庞泪雨滂沱,千沟万壑。终于,公元一九三一年,你奋然拔地而起,化作一座城,你要庇佑苍生。

  那时,你只是一座正方土城:东至现准格尔北路,西至现杭锦北路,南到今伊金霍洛东街,北到今鄂托克东街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汉、蒙、回、满……在你城怀中安家乐业,你的墙从不抵挡“异族”;也就是从那时起,吃了么、“塞拜怒”(蒙语,您好)、“色俩目”(回族问候语,平安、您好)……在你心房里律动回荡,你的门从不选择语言。你护佑着所有来鄂尔多斯大草原上寻求幸福的人,护佑他们安身立命,护佑他们繁衍生息。

东胜,站在你最古老的街道上,我看到的不只是车水马龙、如锦繁华。我还看到了多元与包容的文化。

  我走过你直辖的每一个村落,轻轻触摸着皱纹交纵的土胚房和白发苍苍的蒙古包。随着精准脱贫政策的落实,老屋原来的主人有了更好的归宿,便任留它们沉睡在光阴里。你告诉我在“走西口”的岁月,这土胚房里,无数对蒙汉儿女相遇相爱。却因封建礼法严禁蒙汉通婚,最终恋人分葬在“西口”的两端,望眼欲穿。你告诉我在战火嚣鸣的年代,这蒙古包里,无数对新婚燕儿千辛万苦,撞破种族与世俗的铁幕,却又要分别。为了能够在一个自由美丽的新世界里,比翼双飞,男人长眠在他乡的旷野上,女人独守在家乡的孤灯前。你动情地告诉我,你为了纪念,纪念一切一切,你把他们的名字永远铭刻在一起:

  罕台庙:“罕台”蒙古族,意为最高的山丘,“庙”,汉族。

  泊江海:“泊江”蒙古族,全名“泊尔江”,意为浑浊;“海”汉族,全名“海子”,意为湖。

  布日都梁:“布日都”蒙古族,意为绿洲;“梁”汉族。

  割蛇壕:原名“格舍壕”,“格舍”蒙古族,意为碑;“壕”汉族。

  潮脑梁:“潮脑”蒙古族,意为狼;“梁”汉族。

  ……

  东胜,在你最富饶的土地上,我听到的不只是矿场机械的作业声。我还听到了民族和谐相守、国家繁荣富强的乐章。

  我坐在饭桌前,佳肴满目。你是东家,每次招待客人你总要献上最好的羊肉,美酒,奶茶;每次招待客人你总要致辞,喝酒,唱歌。致辞时,你把对客人的一腔热情,分为三个层次表达:你说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,便饮一杯;你说感谢宾客不辞辛劳相聚一堂,又饮一杯;你说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,祝愿在坐的亲朋健康幸福,再饮一杯。再拘谨的客人也会被你的豪迈暖化。接着你便给每一位宾客敬酒,敬酒时你必要用歌声为宾客温热美酒。

  悠扬绵长的马头琴声里,古老神秘的呼麦声里,你用蒙语唱:

  阿腾由拉洪哒甘哒(金杯里斟满酒呦)

  阿斯哈茹马赛(醇香的奶酒)

  赛鲁日百冬赛

  阿哈由拉他那日泰噶(朋友们欢聚一堂)

  奈日愣苏呀嘟嗨(尽情干杯)

  赛鲁日百冬赛

  ……

  欢快的扬琴、笛子、四胡、三弦合奏中,你用汉语即兴编唱:

  三十里那明沙二十里的水

  五十里的路上来眊亲亲你

  半个月我跑了十五回十五回

  就因为眊亲亲跑成一个罗圈腿

  圆瓶瓶烧酒满(呀么)满碟碟菜

  好吃好喝把远方客人来招待

  未曾开口(啊呀)面带笑面带笑

  先问上一声(啊呀)远方的客人您好

  我看见这位大哥真(呀么)真吸人

  就好比唱歌的(啊呀呀)郭富城

  我看见那位美女真惹亲真惹亲

  就好比(那个)古代巾帼还是穆桂英

  ……

  你用世上最美丽的语言深情地唱,歌唱生活,歌唱友谊。

  东胜,在你丰盛的酒宴前,我感到的不是虚荣炫耀,更不是铺张奢靡。而是你对生活的热恋和对宾客的热情。

  穿着警服,走出东胜区公安分局办公大楼——我工作的地方,你平安的城墙。夏日的傍晚,是你最温柔的样子。楼前的公园里,一群饱经沧桑的老人在夕阳中喃喃地诉说着你的美丽。那一刻,我多么希望能够将时间逮捕,让老人们永远生活在你的怀里。

  东胜!今天,虽然你最初的城门早已隐退在都市的繁华里,可你依然敞开心扉,接纳每一个背着行囊来看你的人;今天,虽然一些你铭刻在大地上的村落,淹埋在了城市化的浪潮里,可你蒙汉的血脉共同奔流在初生婴儿的身体里;今天,虽然你红火的宴席终将散去,可你朴实好客的性情地久天长。东胜!今天,关于你的一千零一个故事又再一次被讲起。

  我流着喜悦的热泪,站在金色的鄂尔多斯大草原上。你身着天蓝色蒙古袍,手举哈达,在草原上翩然起舞。(魏巍)


[责任编辑: 雒扬]
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,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、更新的新闻资讯。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(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)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。

   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内蒙古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  • 联系方式:0471-6659743、6659744。

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