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秋,我去履行和你的约定
内蒙古新闻网  18-12-13 14:18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来源:乌审旗发布

  很久以前,我就想沿着巴图湾河,去纳林河的几个村子转一转,看一看,领略一下传说中纳林河迤逦的风景。可是一直因为忙,一直因为条件不成熟,一直没有这个机会。所以直到昨天,受某人的委托,我央告军开车同我一起去一趟。今天早上吃过饭,我们从瞭望山庄的和谐大院出发,朝着巴图湾方向奔驰而去……

  今日白露,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没有看见霜,却见露珠冰凉地搁在即将枯黄的草叶上。晴朗的天空,万里无云。又是一年的初秋,大地山河浩浩荡荡。猛一抬头,路边的草,红的黄的绿的都有,野秋菊的花也有。我不由地向远山望去,却看见夏天的背影正在前方渐渐向后隐退……

  沿途,军不情愿与我去,说是汽油太贵,这样毫无用处的耗费,骂我败家娘们儿。他驾车要直接去目的地。我说我们没有目的地,我们只观赏沿途的风景而已。

  他似懂非懂地放慢了车速。

  本来我打算从巴图湾万亩果园西边入口,去靠近巴图湾河岸,中途不仅看到巴图湾河水,还会遇见一片枣林,如果没有人的话,可以翻过栅栏,摘一捧脆枣带在路上吃。

  我就这样想着,看着路边的猫尾巴和狗尾巴草划过车窗,飞快地向后移动,忘了对军说出我的企图,车已超过那个路口,向前闪出一大截路。我要军立即停下,掉头返回!

  军哪里肯听我的话,他说前面还有一个路口,我们可以进去,何必绕路。可是肯定绕过了那片枣林。我想着错过那一串串脆枣,无疑错过了一次偷枣的乐趣。

  站在巴图湾河畔,看见河水,蓝的耀眼,清的彻底。放眼向彼岸望去,心境和视野同时开阔。彼岸的树木和建筑物倒映在水中,形成层次分明的两重天。美丽宜人的风景,把偷枣子的事,早已忘在脑后。忙得拍照,忙的选择地点,选择角度,脑子里想着各种词语如何形容眼前的美景……思绪像微微涌动的波浪,看似前进,又像原地不动……

  穿过白城则时,我心里有点不大理解,为什么只占十几公里路段的白城则属于陕西靖边?就算白城则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城池,也应该划分给内蒙呀。这么小的一块地方,凹进内蒙的版图里,靖边人多不好管理。这只是我个人单纯的臆想,真正意图我不敢妄加议论。

  突然想起李旺山老师借给我一本《寻梦统万城》的章回体小说,靖边人写的。一个夏天的繁忙,我只看了第一回。现在要了解统万城,和统万城有关的故事,却无从知道。虽然网上可以查询,但网络时代,人人可查,我何必多此一举?

  书到用时方恨少,事非经过不知难。我终于想起陆游的这句诗,用在这里有多么贴切!

  蘑菇台。谁看这个地名,都会想到这个地方一定长过蘑菇。至于真的长没长过,还得问当地的乡亲们才能知道。

  这个地方有一个坐落整齐的居民区,是一个建设在河槽上畔的整合点。灰色的屋顶白色的墙,四周绿树环绕,水泥道路阡陌相交。我们站在高处,向下看去,农家小院,干净整洁,乡风文明,跃然眼前。

  我们来到无定河村水稻基地。

  哟,宝马香车,很多年没见着这稀罕物了!我抢了一个镜头。这位驾驶员看都不看我一眼从我面前经过,径直走到前面一个水塘边停下,卸了那骡子,将那骡子用一根长绳,拴在旁边的一片草里的一棵树上。他穿了一双雨鞋走进水塘,割那两人多高的莆。我不知道他割这莆有什么用,我也没想起问他。

  虽然我们生活在农村,但是农业机械化和南来北往车辆的现代文明,早已取代了舒缓的乡村气息。看见这一套车,让我们看到农耕文化正一点一点的成为历史,成为过去,成为被人遗忘的祖先……

  同样是私家车,一个体现了过去,一个表达了当下,那,未来会是什么样子?我们的未来会不会足不出户,每天待在家里,手里拿着遥控器就什么都有了呢?机器人成为生产工具,我们只需坐享其成,那人的精神呢?仅仅梦幻一样的文化空间,能够满足人类的精神需求吗?

  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好比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,只有两者相互结合,才能创造出更加完美的人生。

  一支哗哗流淌的小河,活蹦乱跳地穿过这片稻田,兴高采烈地向东流去。明媚的阳光撒在水面上,波光闪闪。在河中央,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,撑着一只胶皮轮胎做的小船,双手握着鱼网正在打鱼。江南一样的小桥流水,在这里凸显出一种别致的风采,毕竟,在北方苍茫的大地上,如此小巧的景致,成了很是招人眼球的尤物。

  我之所以执意要出一趟门,是每天待在家里,家务和身边的事,缩小了我的视野和思维空间。此刻将自己放飞在辽阔的大地上,会感受到自己是大地的孩子,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,我和花草树木同样享受着天地精华的滋养,同样是她最恩宠的子女……

  对美的追求,我们的视野和思维,愉悦了我们的灵魂。

  在一大批黑蜢子的簇拥下,我忍受它们肆无忌惮的叮咬,终于在一片稻田的角上,找到一块没有水的稻地。踏进泥泞,可以亲手触摸到稻穗。

  我触摸的不是一般的水稻,而是著名的无定河有机大米。无定河农牧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无定河有机大米,它从众多参展大米评比中脱颖而出,继2016年第十七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金奖后,再一次被评为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金奖。

  千回百转,来到排子湾村的一个之前就听人说过的枣园。湛蓝的天空下,枣树翠绿的叶子泛出油亮的光泽。满园的枣树,形成一个茂密的小丛林。经园主陈占富老师的介绍,这些年轻的枣树,成活只有五、六年。第一年和第二年遭了冰雹的侵害,现在长成这个样子只两三年的时间。

  陈老师是本地人,原纳林河果园的主任。退休后,在排子湾村四社选了一块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的地方租了下来,通过原汁原味的自然环境,搞起了田园综合体的一部分——枣园的建设和各类苗木的繁育。这几年应用自己精湛的技术,培育出两万多株果树苗,为当地人购买苗木提供了方便。2018年春天,卖给我所在的河南村九社一万多棵果树和梨树苗,在他的技术指导下,苗子的成活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。他的果树栽培技术用乌审旗人大王永清主任的话说,在全鄂尔多斯范围内,也是响当当的本土专家。

  他领我们走进园子,给我们介绍这一园子枣树的种植过程。六七年了,他们夫妻俩守候在这片土地上,网围栏,搞嫁接,浇水,除草,施肥,修剪,防病虫害,用辛勤的汗水,精心耕作着这个枣园。为了不使枣子受到农药化肥的污染,他们全用的是自己研制出来的土办法进行田间管理。

  延安的枣园没看见枣,却流传着许多动人的故事,成为今古传奇;这个枣园因为缺少讲故事的人,让故事本身长满了枣树。伸手摘一颗刚刚泛红的枣子送进嘴里,香脆爽口,甘甜清凉。只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倘要再过几天枣子熟透了,那咬一口嘎嘣脆的清爽感觉,更是令人馋诞欲滴。

  之前巴图湾没有偷到枣子的遗憾,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弥补!

  陈老师说,在枣园里养鹅,能吃掉一部分杂草。鹅多了,还能踩死很多草。我不由得想:陈老师的鹅掌真是厉害,简直成了降龙十八掌。要是给一点法力,一园子的草都让这些鹅除掉算了!

  看他们家后园的时候,陈老师说他能让二年生的果树结上果子。这个毋庸置疑,现代科技发达,二年生挂果不是什么稀奇事。只是他给这种行为取名叫强行坐果,让我想笑的不行。

  从排子湾乡村小道绕出,直奔纳林河回河南家的路。简单的行程,了却了一桩心事。不为别的,只为,初秋,我去完成和你的约定。


[责任编辑: 雒扬]
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,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、更新的新闻资讯。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(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)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。

   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内蒙古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  • 联系方式:0471-6659743、6659744。

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